欢迎光临武夷山宣夷堂茶业有限公司 您好 [请登录]   [免费注册]

武夷茶记

发布日期:2017-02-13

       丁酉年春,勇哥期守崇安里。盼今年,政通人和,道南理窟,百废具兴。再盛武夷茶,增其古法,刻宋贤今人茶赋于其上。属予作文以记之。

       予观武夷山胜状,在八闽一北。衔丹山,吞九曲,碧水丹山,丹壑源山;朝晖夕阴,气象万千。此则武夷山之大观也,前人之述备矣。然则北通赣南,南极泉港,茶客骚人,多会于此,览物之情,得无异乎?

若遇春雨霏霏,连月不开,阴风怒号,浊浪排空;日星隐曜,茶山异形;茶商不行,樯倾楫摧;薄暮冥冥,虎啸猿啼。登天游也,则有茶可叹,忧茶无谓,满目萧然,感极而悲者矣。

     至若春和景明,波澜不惊,上下天光,阳光明媚;鸟飞鱼跃,锦鳞游泳;岸芷汀兰,郁郁青青。而或长烟一空,皓月千里,浮光跃金,静影沉璧,渔歌互答,此乐何极!登大王峰也,则有心旷神怡,宠辱偕忘,以茶待客,其喜洋洋者矣。

嗟夫!予尝求古仁人之心,或异二者之为,何哉?不以物喜,不以己悲;居庙堂之高则忧其民;处江湖之远则忧其君。是进亦忧,退亦忧。然则何时而乐耶?其必曰“先天下之忧而忧,后天下之乐而乐”乎?噫!微斯人,吾谁与归?

        勇哥于2017年2月13日记

您浏览过的商品